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39-40)【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39-40)【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字数:10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九章激情聊天

  因为「一柱擎天」的网名张玉萍记得特别的深刻,就是她在网络上最喜爱看的小说《我的美艳老师》这部小说的作者。

  小说,是作者虚构的一个全新的社会面貌、全新的人物性格、全新的社会舆论道德观点,在小说的世界里,也及其能够释放身心的压力和欲望,张玉萍所要释放的欲望是潜在内心深处那一刻风骚、浪荡的心,不能像好姐妹林瑶那般开怀,只好寄托在激情小说里的幻想。

  所以她特别喜欢这部小说,也很敬佩这部小说的作者,写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学生与自己的老师发生的一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她之所以喜欢上这部书就是因为书中的女主人翁与自己有太多的相似地方。

  现出这位作者居然添加她了,她真的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在QQ上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好!」

  「你好!」对方马上回了过来,还带着一个握手的表情。

  张玉萍见对方回信息过来了,心里就莫名的感到激动了起来,因为对方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看的小说作者,就又急忙问他:「你好,你是我的美艳老师的作者吗?」

  「是的!」对方马上回过来了。

  张玉萍感到对方的打字速度是非常之快的,因为她刚发出去只几秒钟,对方就回了过来,不亏是个作者,她真的很佩服对方了,就又对他说:「真的吗?那我真的好荣幸哦,我是你的忠实读者呢。」

  「是吗?那你先告诉我,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对方发过来问。

  「我是女的呀,你没有看我QQ上的简历吗?」张玉萍有些惊讶的问他。
  「看了,加我的人妖很多,有些男书迷想与我聊天,都冒充女的,所以我一般都不添加书迷了,刚才写书有点累了,想找个女书迷聊聊天,就随便添加了一个,所以也不知道你是人妖还是真的是个女人?就随便问问你了,不过,我真的很希望你是个女的!」

  张玉萍真的很佩服对方的打字速度,只一会时间,对方就打了这么多的字发了过来,从他的意思中可以看得他好像经常被加他人妖给骗了,而且他晚上还有兴趣聊天,张玉萍见了瞬时就异常的欣喜起来,急忙问他:「你为什么会想与女书迷聊天呢?」

  「这个问题,我要先验证你是不是女的,然后再告诉你!」这个作者好像变聪明了,他可能也是被众多的人妖添加他给逼出来的。

  「怎么验证?」张玉萍问。

  「很简单,你先发个语音给我听一下,我不就知道你是男是女的了吗?」
  张玉萍一见,这真的是个验证的好办法,就急忙按着语音对着手机话筒说:「我真是个女的呢,而且我还是个教师呢,你现在相信了吧!」

  「啊,你真是个女的啊,而且还是个教师,那真的太好了!」对方可能听了张玉萍的语音,证实了她真是个女的,显得特别的兴奋。

  「呵呵,你现在不会怀疑我是个人妖了吧,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为什么喜欢与女书迷聊天呢?」张玉萍问。

  「很简单呀,因为我是写书的,很想探究一下女人身体上的秘密,所以我就想与女书迷聊聊天的!」「你书上把女人的身体不都是摸写得淋漓尽致了吗?怎么还需要探究女人的身体呢?」张玉萍好奇的问他。

  「我写得有些都是虚构的,比如女人真正到了高潮的时候,那会是种什么样的舒爽感觉?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的!」

  「你如果是个女作者就好了,这种高潮的舒爽感觉你就会亲身体验过了,咯咯……」张玉萍感觉与他聊天很愉快,又轻松,毕竟对方是个作者,而且还是写爱爱情节的,所以与他聊天一点也不需要顾忌什么,所以就开玩笑似的对他说。
  「嘻嘻,你真风趣,我如果是个女作者,那还用添加女书迷吗?」

  「也是哦,咯咯……」张玉萍感觉与他聊天真的很开心。

  「你多大?能告诉我吗?」对方发过问。

  「你猜呢?」张玉萍居然买关子起来。

  「因为你是个教师,肯定不会是个女孩子,你又喜欢看我写的小说,说明你一定是个熟女,年龄嘛,大概四十多岁,应该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儿子,对不对?」
  啊,张玉萍看了真的很佩服作者的想象能力,还真的被他猜对了,瞬时对这个作者就越来越感兴趣了:「真佩服你,被你猜对了!」

  「哈哈,我是个作者嘛,想象能力比一般人都突出的!」对方显得很高兴。
  「咯咯,真的很荣幸能你聊天!」张玉萍感到与作者聊天真的很荣幸,因为她一直很佩服作者们的想象能力。

  「我也很高兴能与你聊天!」

  「你现在不写书吗?」张玉萍突然问他,因为她还有很多话要与他聊呢,怕他突然会告诉她要写书了,那岂不是很遗憾吗?所以才带着小心与不安的心情试问他。

  「下午没思路了,想休息一下,就与你聊聊吧,不知道你下午有没有时间陪我聊天呢?」

  「有时间!」张玉萍急忙对他说。

  「我记得今天不是双休日,你说你是个教师,怎么不上课,会有时间陪我聊天呢?」对方显得有些质疑了。

  「哦,今天我人不舒服,向学校请了一天的假,上午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要多休息,所以下午就在家里休息了,明天再去学校上课。」张玉萍急忙解释着对他说。

  「哦,怎么会这么巧呢?」对方还是有些质疑她不是个教师。

  「咯咯,有些事情真的很巧的,看来你是不相信我是个教师了,对吗?」对方的质疑,张玉萍心里面也是非常理解的。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现今的网络太虚幻了……」他的意思还是不相信张玉萍是个教师,只不过他是个作者,说出来话好听些罢了。

  张玉萍虽然是个教师,但是她承认自己聊天说话的水平远远不如对方,真的很想与这样的作者多聊聊天,在他的身上学会些知识,见他还是不相信自己是个教师,张玉萍也不知道那根经不对,居然拿出她的教师证用手机拍了照片发了过去。因为她太佩服这个作者了,也很崇拜他,怕他不相信会不理她了似的,所以就不由自主的拍了教师证发给他看。

  「真的是教师哦,嘻嘻……」对方显得特别的高兴。

  「你现在相信了吧!不过你得把这张照片马上删掉!」张玉萍可不希望把她的教师证流落在网上去。

  「放心吧,我是个作者,也很懂规矩的,已经删掉了!」

  张玉萍见了他回过来的信息才放心了:「知道你们作者都懂规矩,才发给你看嘛……」

  「你四十五岁了?」

  「怎么?是不是嫌我老了?」张玉萍知道自己的年龄他是从教师证上看到的,就问他。

  「不不不,你的年龄是我最喜欢的年龄。」

  「为什么?」张玉萍不解的问。

  「因为我小说里面的女主角也是四十五岁吗?我就喜欢这种岁数的中年妇女,所以我才把女主角的年龄设定为四十五岁,嘻嘻……」

  「哦,原来这样啊,那你今年多大呢?」张玉萍对他的年龄感兴趣了起来。
  「你猜猜我多大?」

  张玉萍真的猜不出对方有多大的年龄:「我猜不出来,你还是告诉我吧!好吗?」

  「这个先保密吧,以后再告诉你!」

  「年龄也保密?你又不是女人?」张玉萍感觉女人的年龄是很有必要保密的,想不到一个男人对年龄也这么保密。

  「因为作者在书迷的心目中是很神秘的,所以我不能透露给你的年龄,希望你能理解!」

  「哦,我能理解的!」张玉萍听了才有些理解了,因为这个作者在她的心目中真的是很神秘的,把小说的内容写的淋漓尽致,她从心里面佩服作者的想象能力。

  「谢谢你的理解,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吗?你到高潮的时候,那种舒爽是什么样的感觉?」

  「不是与你书上写得一样的嘛!」张玉萍有些羞涩,感觉身体逐渐的有些反应了起来。

  「我是虚构写的,我想听你亲自对我说说那种感觉好吗?」

  「这……」张玉萍有些难为情的犹豫了起来。

  「你都我的书迷,有什么好顾忌的呢?就说说到高潮的感觉吧,好吗?」
  「真的像你书中写得那样,高潮的时候整个都会很舒爽的,高像飞上天了似的,那种舒爽的感觉真的像你书上所写的一样,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张玉萍边打字,脑子里边幻想着高潮的情景,居然不知不觉发现自己的内裤都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是吗?那我写得还是八九不离十呢,真的好高兴呢!」

  「嗯,你写得比我说得还要精彩呢。」聊到这种敏感的话题,张玉萍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一只手掌拿着手机,一只手居然伸到了内裤里面,才知道她的阴户中已经是泛滥成灾了,瞬时感到又兴奋又刺激了起来。

  「那你现在的阴户湿了没有?能告诉我吗?」

  啊,张玉萍看到了这条信息,兴奋的她浑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脑子想着对方是个作者,又专门写爱爱的,也就不隐瞒的告诉他:「已经湿了,很难受了呢……」

  「那要不要和我做爱呢?」

  「你又不在我身边,咱们怎么能做爱呢?」反正都是在网络上,谁也不认识谁,张玉萍就与他对聊了起来,因为她感到特别的刺激。

  「咱们可以在QQ上做爱的呀!」

  「QQ上做爱?」张玉萍倒是听说过有些人在电话里做爱,有些人在QQ上做爱,但她从来没有尝试过,所以显得特别的好奇,同时也感觉很兴奋。

  「是啊,难道你从来没有在QQ做爱过吗?」

  「从来没有!」张玉萍说。

  「那咱们就做一次好吗?也让你尝试一下在网络上做爱的刺激感觉!」
  张玉萍见了身体上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起来,感觉阴户里面空虚奇痒,淫水不断的涌了出来,真的好想尝试一下在网络上做爱的感觉,心里虽然感到很羞涩,但还就兴奋的对他说:「嗯,怎可不懂哦,你要教我哦……」

  「好的,你现在在干嘛?」

  「我躺在床上呢。」张玉萍回过去说。

  「那太好了,我要开始脱你的衣服了……」

  「嗯,让你脱……」张玉萍本能的回过去说。

  「已经把你的上衣与纹胸都脱下来了,哇,你胸部的两只乳房又大又白,能让我摸摸吗?」

  「你摸吧!」张玉萍边打字发了出去,边不由自主的把手掌伸到了胸部的两只高耸的乳房上,隔着纹胸就揉搓了起。

  「啊,我已经在摸你的奶子了,揉起来好舒服哦,还是很有弹性……」
  「是吗,那让你多摸一会……」张玉萍感到身在其境了,乳房上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传遍浑身的每个角落,使她的身体越来越难受了起来。

  「我捏住你的奶头了,你感觉到了没有?」

  张玉萍玉面通红的急忙身上的吊带睡裙给脱了下,身上雪白的肌肤与纹胸都暴露了出来,她的下身是在被子里面,估计也已经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此时的张玉萍把纹胸推了上去,瞬时两只白嫩浑圆的乳房就暴露了出来,乳晕上面凸起的褐红色乳头格外的令人注目。

  她急忙伸出葱嫩般的玉指在乳头上轻轻的捏了捏,然后就急忙发信息:「你在捏我的乳头,我感觉到了,你轻点捏嘛,有点疼呢。」

  「好的,我现在要脱下你的内裤了!」

  「嗯,你就脱吧!」张玉萍感觉用这种方式做爱,真的很兴奋,又刺激。
  「已经把你的内裤脱下来了,哇,你的毛好多哦,啊,你阴户里流出很多淫水呢,把毛都给弄得湿漉漉了……」

  「嗯,你都看见了?」张玉萍兴奋的发出信息后,就把手伸入到内裤里面,感觉整个阴部与内裤都湿漉漉了,阴户中传出来的奇痒感觉使她不由自主的把手指插入里面,使劲的抠挖了起来……

  「我在用手指插入你的阴户里面了,哇,好多的水啊……」

  「你快用手指头抽插啊,我阴户里面难受死了,快,快点抽插……」此时的张玉萍是异常的兴奋,发出信息后又急忙把手伸到内裤里面,手指插入无比奇痒的湿漉漉阴户里面,使劲的抽插起来,想用她的手指头能给她带来快感。

  「我一直用手指头在抽插你的阴户呢,哇,你阴户里面的淫水真的好多哦,把我的整只手都弄湿了……」

  看到这条信,张玉萍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手指狠狠的在阴户中抽插了几下,就从内裤中抽了出,给对方对发信息:「你的手指太小了,把我弄得都难受死了,我阴户里面好痒呢,你快用胯下的鸡巴插入我的阴户中吧……」此时的张玉萍完全失去了理智,已经沉迷在兴奋与刺激之中,居然打出这么敏感的字发了出去。
  「好的,你快把两条大腿分开,我马上要用胯下的粗大鸡巴操你了……」
  「你快进入啊,我的两条大腿已经分开了,正在等着你呢……」张玉萍也用淫荡的字发了出去。

  「我把鸡巴插入你的阴户了,啊,好紧……」

  「啊,你快动啊……」

  「已经在动了,我在抽插着呢……」

  「喔……好舒服……」张玉萍配合着对方,好像真的在做爱似的,但是她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手指在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中使劲的抽插着。

  「舒服吗?我一直在用力的操你呢,啊,你阴户里面的好多水都被我抽插出来了……」

  「嗯……嗯……嗯……好舒服……」张玉萍也照着小说上那样的字发了过去。
  「我现在边在操你,边两只手在握住你胸部两只乳房在揉搓着,你感觉出来了没有?」

  「啊,感觉出来啊,我的乳房被你揉搓的好舒服哦……」张玉萍配合着对方。
  「一下,二下,三下,我一直在努力的操着你的阴户呢,你怎么没有发出呻吟声呢?难道被我操得不舒服吗?」

  「嗯……嗯……舒服……你太棒了……嗯……你操得人家真舒爽……啊……嗯……」张玉萍还是很配合他。此时的她已经异常的兴奋了,手指插在奇痒湿润的阴户中使劲的抽插了起来。

  「太好了,我到最后的冲刺了,狠狠的操着你……」

  「啊……不行了……人家要丢了……啊……天哪天……丢了……」张玉萍边打完字发了出去,边又使劲的抠挖着阴户里面的奇痒嫩肉,一股快感不断的袭来。
  「啊……我射出来了,把精液全都射入你的阴户里面了,好舒服……」
  张玉萍看着对方发来字,手指在阴户里面使劲的抽插几下,兴奋的她突然浑身颤抖了几下,居然也到了高潮了……

              第四十章美容店

  张玉萍达到了小高潮后,玉面红润,突然想起自己是个教师,竟然在网络上与别人做爱,瞬时就感到异常的羞涩,急忙给那个作者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我有事了,拜拜!」

  「刚才舒服吗?」想不到对方很快就回了过来问她。

  「嗯!拜拜!」小高潮后的张玉萍不想与对方再聊天了。

  「拜拜,有空就找我聊天!」对方回了过来,张玉萍没有再回他的信息,因为小高潮后的她已经恢复了理智。

  她急忙从床上起来,就穿着纹胸与一条三角内裤来到衣柜前,找出一套换身的纹胸与内裤,就半裸着身体出了房间,因为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一点也不顾忌。

  进入卫生间,用水冲洗干净下体的隐私之处,换上了新的纹胸与内裤,就从卫生间里出来,回到房间又躺在床上,想好好的休息一会。

  但是脑子里又莫名的浮现出刚才与那个作者在网络上做爱的情景,真的是羞死人啦,竟然也会被他弄得达到了高潮……

  傍晚,张玉萍醒来,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已经傍晚四点多了,就急忙从床上起来,把那件粉红色的吊带睡裙穿上,来到客厅里的时,正好见陈阳从防盗门进来。

  「陈阳,放学了!」张玉萍一见,就问了一句。

  「妈,你没事吧?」陈阳一见张玉萍,就又担心又关心的问她。

  「我没事!」张玉萍随口说了一句,突然又想起来不对,自己早上起来不舒服,陈阳已经去学校了,就又问他:「阳阳,你怎么知道妈今天不舒服了呢?」
  「哦,是帮你代课的章老师说你身体不舒服,请了一天假!」陈阳边进入客厅,边对张玉萍说。

  「难怪你会知道呢!」张玉萍听了才明白了。

  「妈,你去医院检查了没有?你知道吗?当时听章老师说你身体不舒服,我心里有多着急呢!」陈阳异常担心的对她说。

  「谢谢儿子的关心,妈上午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只是疲惫而已,现出没事了!」张玉萍听到陈阳这么关心她的,心里真的是异常的感动,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知道关心起妈妈来来。

  「妈,你没事就好,嘻嘻……」陈阳听了也高兴的对她说。

  「呵呵,阳阳,你真的懂事多了,知道关心起妈妈来了,妈真的感到很高兴,妈现出没事了,你快回书房做功课吧,我去做晚饭给你吃!」张玉萍也高兴的笑着对陈阳说。

  「知道了,妈!」陈阳听了就直接去他的书房做功课去了。

  张玉萍见陈阳突然之间这么懂事起来,心里面真的很开心,老公陈天华已经靠不住了,自己下半辈子就靠儿子了,所以见陈阳懂事,她也特别的开心。
  来来厨房间,就准备做晚饭,由于心情舒畅的原因,所以就想多做两个菜给儿子吃。

  她正在开开心心的做着菜,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被胡强勇与蒙面人威胁的事,这两个人的身影一直在绕困着她。

  张玉萍一想到他们,心情就一下子不好了起来,如果没有受到胡强勇与蒙面人的威胁,那该多好呀,现在儿子这么听话懂事,自己应该是很幸福的,但是被那两个人给绕困的,使她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

  唉,还是过一天算一天吧,等高考过了,胡强勇也不上学了,他也不会再缠绕着自己的,蒙面人如果再约自己,就像林瑶所说的一样,想办法扯下他的蒙面,把他的庐山真面貌显露出来,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

  张玉萍想到这里,心情也稍稍好转了起来,做好了晚饭,把陈阳喊出来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收拾洗碗。

  见陈阳又回书房做功课了,心里也很欣慰。张玉萍就回到她自己的房间,上床休息。

  还知道是上午在医院被那人男医生调戏了的原因,还是下午与那个作者在网络上做爱了的原因,她今天身体根本没得到过一次真正的满足,所以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感觉身体有一些不对劲似的。

  而且浑身也越来越难受了起来,她琢磨了好一会,才想到自己今天的身体还没有得到极大的满足,难怪现在躺在床上会浑身不舒服呢。

  她又越来越想不通了,自己的身体只有一天没有得到极大的满足,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怀疑自己是不是变得像林瑶那样的淫荡了。

  但是自己是个教师,与林瑶怎么能相比呢?自己绝对不会变得像林瑶那样的淫荡。

  可是现在躺在床上,浑身都感觉不舒服,阴户里面也越来越空虚奇痒了起来,淫水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很渴望有一根粗大的肉棒马上插入她的阴户,给她极大的满足。

  她想克制住自己,但这是身体上本能的反应,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克制的住,而已浑身逐渐的变得更加的难受了起来,阴户里面的奇痒嫩肉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似的难受。

  天啊,不行了,怎么办呢?张玉萍突然想着不让自己的身体满足一下,那晚上就会被身体上的那股欲火给折磨的要死,明天还怎么去学校上课?

  她又突然想起上次陈佳带她去的那个美容店,里面不是有全身按摩吗?也包刮女人的满足。

  张玉萍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从床上下来,她决定要去那个美容店了,要不身体这么难受,明天还要上课,怎么办呀?所以她就下定决心,急忙换上外衣,抓起挎包就出了家门,儿子陈阳在家里做作业是不用人陪他的,所以她也放心的出去找她的小鲜肉去了。

  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上次陈佳带她的那个美容店,老板娘还认得张玉萍,非常客气的把她带到了美容间,让一个女美容师给她做美容。

  其实张玉萍这次来是特意要做全身按摩的,但是美容对的吸引力也不少,所以就先做起美容。

  「大姐,你脸上的肌肤真好!」女美容师坐在张玉萍的头部边为她做美容边赞美着她的肌色好。

  「是吗?」张玉萍昂躺在床上,听了心里面真的感到美滋滋的。

  「是的呢,你脸上的皮肤又白嫩又光滑,保养的真好,你是经常做美容的吧!」
  「嗯,一个星期做个一两次吧!」张玉萍说。

  「难怪你的肤色这么好呢,咯咯……」女美容师娇笑说。

  「你这里还有全身按摩吗?」张玉萍突然带着羞涩的模样问女美容师。
  「有呢,你想做全身按摩吗?」女美容师听了高兴的对她说。

  「嗯,最近浑身都有点酸痛,你全身按摩一下,舒畅舒畅……」张玉萍找理由的对她说。

  但是女美容师那能不知道呢,只是心知肚明摆了,就对她说:「咱们店的按摩师,按摩的技术都是一流的,你被按摩过后,保证你会全身舒畅的!」

  「是吗,那我真的有点期待了,呵呵……」张玉萍笑着对她说。

  「嗯,美容也快做好了,呆会我就带你去做全身按摩吧!」美容师边说边在张玉萍的脸上轻轻的按摩着。

  「嗯!」张玉萍真的很渴望要去做全身按摩了,就应了一声。

  美容师把她的脸部按摩做好,就对张玉说:「可以了,现在带你去做全身按摩吧!」

  张玉萍从美容床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就拿起挎包含羞的跟着美容师走出了美容间,被她带进一个与上次她来时一模一样的小房间里,也是中间一张按摩床,还有个透明卫生间。

  「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去给你按排按摩师!」美容师非常有礼貌的对张玉萍说。

  「嗯!」张玉萍带着羞涩的表情对她点了点头。

  见美容师出去了,张玉萍就莫名的想起了上次给她按摩的那个健美男子高伟,他真的技术高超,不但被他按得舒服,就是被他搞得也快要飞上天去了。

  张玉萍想到这里,娴熟端庄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随着浑身也有了反应,阴户里面也不由自主的空虚奇痒了起来。

  「你好!」突然一个男声把张玉萍从思考中给惊醒。

  她转身向门口看去,有点惊讶:「怎么是你?」

  「我也见过你一面的,你好,我叫刘同新,非常高兴能为你服务!」门口的健美男子非常有礼貌的对张玉萍说。

  这个健美男子就是上次陈佳点的那个男子,张玉萍记得很深刻,现在才知道他叫刘同新,瞬时就对他微笑着:「真不到,会是你呢!」

  「是啊,这也是碰巧吧。」刘同新边说边来到张玉萍的面前,把手中的浴衣递给她:「请你换上浴衣吧!」

  张玉萍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的羞涩与尴尬,只见她大方的接过刘同新递给她的浴衣,转身进入了透明的卫生间,背朝外面就开始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刘同新做这种行业,虽然见过不少女人的身体,但是张玉萍的娴熟漂亮,端庄优雅的外表与气质,对他还是有吸引力的,只见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透明卫生间里的张玉萍,见她已经把身上的衣服与裙子都脱下来了,此时的她身上只剩下一个纹胸与一条三角小内裤了,由于是后背朝着他的,所以张玉萍那如疑脂般白嫩的后背肌肤都暴露在他的眼里,洁白光滑的后背肌肤上是个「廿」字形的乳胸带子,丰满富有弹性的屁股上包裹着两片小布匹,两条修长匀称,白嫩光滑的浑圆玉腿。

  刘同新见了也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因为从张玉萍几乎全裸的后背就能看得出来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了。

  又见张玉萍把一只手伸到身后轻轻解开胸罩的挂钩,然后就把胸罩给拿了下来。又见她稍稍弯下身子,两只葱嫩般的王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往下面一推,内裤也就被她脱了下来。

  瞬时,两片雪白光滑的丰臀就完全暴露在刘同新的眼前了,丰臀中间一条深深的屁股沟格外的诱人,使人莫名的想深入窄谷中探索神秘的地带。

  刘同新正在盯着张玉萍的两片白嫩的丰臀看,就见她把浴衣披在了身体上,一下子遮住了她那雪白的胴体。

  见张玉萍快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刘同新装着一副不然为以的模样。
  「换好了,现在请你躺在按摩床上吧!」刘同新还是那么有礼貌的对张玉萍说。

  「嗯。」张玉萍边应了一声,边来到按摩床上昂躺了上去,此时的她心里面有些激动。

  刘同新就为她从头开始按到脚,其中手掌不时的嗑碰在张玉萍胸部那高挻的两只乳房上,在按摩她大腿内侧的时候,大腿根部的私处之处也被时不时的碰了几下。

  惹得张玉萍玉面通红,娇气吁吁,浑身异常的闷热难受了起来,阴户中的淫水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就只差呻吟出声音来了。

  刘同新当然已经观察到张玉萍的难受了,就小心的问她:「我现在把你浴衣解开好吗?」

  「嗯。」张玉萍只能含羞的应了一声,因为她知道接下会发生什么事的,还不如早点让他给脱了,反正还是要脱的。

  刘同新见她同意,脸上显露出一种惊喜的表情,但是他的这种惊喜表情在他的脸上一瞬而过。

  只见他伸手把系在张玉萍腰间的浴巾带子轻轻的给解开,然后双手抓住浴衣的边缘,慢慢的往两边分开。

  张玉萍见自己的身体马上就要暴露在这位叫刘同新的健美男子眼前了,瞬时她那娴熟的脸上也羞涩的通红了起来,急忙闭上两只美目,难为情的把脸侧在了一边。

  刘同新慢慢的把张玉萍身上的浴衣往两边分开,随着浴衣的分开,里面那如疑脂般白嫩的肌肤也随着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最先映入刘同新眼里的是张玉萍胸部的两只白嫩浑圆的就耸乳房,乳晕上面凸起的乳头是褐红色的。

  刘同新闭住呼吸,又把下面的浴衣给分开,只见张玉萍身体上最神秘的部位三角地带也完全暴露在他的眼里,只见那雪白光滑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布满一大丛乌黑浓密而弯曲的阴毛,已经泛滥成灾的阴户在阴毛丛中时隐时现,特别的诱人。

  张玉萍早已羞涩的玉面通红了,谁叫自己的身体这么的敏感,非要来这里做全身按摩呢?既然来到这里了,就要显得大方一些。

  张玉萍想到这里,她也不那么的羞涩了。

  「请你把身体挪一下,我要把浴衣从你后背拿出来!」刘同新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听了就挪动着身体,浴衣就被刘同新脱了下来,现在的她已经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了按摩床上。

  刘同新的两只手掌分别握住张玉萍胸部上两只白光高耸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上,开始为两只乳房按摩了起来。

  说是在按摩乳房,其实还不如说是在挑逗张玉萍?

  张玉萍胸部的两只敏感乳房突然被刘同新双手握住按摩着,瞬时就有一股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从乳房上像电流般的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使她的浑身更加的难受了起来,她终于忍不住的在喉咙里发出了低微的呻吟声:「唔……唔……唔……」

  刘同新当然知道此时昂躺在床上的女顾客已经被他挑逗的浑身难受起来了,心里也莫名的一阵惊喜,按摩她乳房的手掌也变着手法的为她按摩了起来。
  「嗯……不要按摩这里了……我好难受……」张玉萍可能真的忍不住了,因为不但是两只乳房酥麻的难受,就连整个身体也异常的难受了起来,特别是她的阴户里面,那种奇痒的感觉简直快令她崩溃了,淫水一直涌了出来所以她才要求刘同新不要再按摩了。

  刘同新果真很听话,急忙把两只手掌离开了她胸部上的乳房,顺着她那雪白光滑的肚皮慢慢的往下面摸去……

  张玉萍感觉他的手掌马上要侵入她的禁地了,瞬时又莫名的感到了羞涩,因为她知道她的阴户已经泛滥成灾了,怕被刘同新嘲笑她是个淫荡的女人。

  刘同新的手掌经过张玉萍那雪白光滑的小腹,就来到了三角地带,手掌在那乌黑柔软的阴毛上停留了一会,就继续往下面探索。

  「你好敏感哦……」刘同新发现了她的整个阴户都已经湿漉漉了,就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别说了,羞死人了,我都难受死了,你别再挑逗我了,快上来吧……」此时的张玉萍已经浑身被欲火焚烧的快忍受不住了,就开门见山的对他说了。
  「好的,那我马上给你满足,让你舒服……」刘同新一听,边说边直起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体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瞬时,一具肌肉发达的裸体就出现在张玉萍的眼前,胯间的那根巨大的肉棒也令张玉萍很满意。

  刘同新急不可待的爬上按摩床,伸手分开张玉萍两条玉腿,把他胯间的巨大阳具插入了张玉腿早已泛滥成灾的阴户里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