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揉乳就是我的正义!】(01)(第二章)【作者:kkmanlg】
【揉乳就是我的正义!】(01)(第二章)【作者:kkmanlg】
字数:79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揉乳就是我的正义!01(第二章)

              第二章阶级学园

  巴拉卡小队回到休息室,战斗员Z脸上浮现些许笑容,没想到那个男的竟然会到这种地方啊。

  反正只是个杂碎,最终也只能在最底层挣扎。不必太过在意。

  话又说回来──让他最为注意的,就是奉仕局成员29号。

  难怪巴拉卡长官会看上她。可是自己也喜欢那个爆乳,就算脸庞因为蝴蝶眼镜而看不清楚,但绝对是个美人。

  战斗员Z相当喜欢爆乳,所以也去参加了秋元理奈的签名会。

  签名会让那个蠢蛋参加太可惜了,自己倒是有好好参加完签名会和握手。谁都会想在那种场合抱紧秋元理奈的。

  (那个金发爆乳,还有秋元理奈,真想纳为己有啊……!)

  乳云寺前方,那人搭上前来迎接她的银色RX- 8副驾驶座,旁边有一台跑车呼啸而过。RX- 8抓准引擎到达七千转时,立刻跟踪那台车。

  今天真是差劲透顶的一天,29号想着。

  那个叫做巴拉卡的暗黑骑士,真是烂透了,就算现在想起来,还是让她噁心想吐。为什么DEMONIA救星团,都是那种野蛮人呢?根本就是流氓组织嘛!唯一不同是流氓换成了暗黑骑士,否则几乎一模一样了。

  到了明天,那个巨人肯定又会过来搭讪自己了,然后肯定又会卷进什么麻烦。
  为什么得由自己潜入DEMONIA救星团呢?29号这么想着。如果知道那个地方的真实情况,自己就绝对不会答应了。无论如何都不要……

  29号想着,自己必须早点逃走。

  为了达到这一点,就非得成为战斗员不可,只能等待机会来到……

  西方天空渐渐被紫红色吞噬。矇矓──来到黄昏跟夜晚交错的时间点。
  一个奇妙人影,在两栋大楼之间渐渐窜高,躂躂,接连交互踏着墙壁往上移动。

  终於,抵达八层楼圣母大楼的屋顶。

  人影,是位女性。

  她穿着一身性感美式格子状制服,勉强遮住胸部,裙子短到极点。迷你上衣──衣服只遮到胸口一带,下乳房裸露出来,脸则是用张面具遮住。

  她一手拿着榴弹炮,里面装填能够让着弹点附近无重力化的无重力弹,也就是打倒艾菲妮亚小队的武器。

  女性从屋顶走进大楼,走下楼梯,进入位於八楼的圣母教会事务所。

  等待那里的,是同样作着COSPLAY打扮的女性。

  一人穿着银色比基尼套装,上半身则是刚好遮住半只手腕的粉红色外套,然后搭配一件粉红色迷你裙,以及一顶附有银色徽章的帽子,像是变身成性感美国女警了。

  另外一人,穿着看上去像是金属、闪闪发出蓝光的低胸套装,胸部挖出一个心型缺口,可以看到丰满乳沟。

  两人脸上都戴着面具,而且都是巨乳。相当丰满的乳房,从银色比基尼套装、以及蓝光低胸套装里面,高高耸起柔软山头。

  三人不是COSPLAYER,也不是流行时装模特儿,而是正义夥伴──萨蒙特?安洁莉特。

  「送出电波了吗?」

  史考拉──性感美式格子状制服少女,朝两人询问

  「完美送出去了,我看到了两人,结果都是轻易就能打倒的敌人嘛。」
  听到粉红色警官少女的话,萝丝史考拉露出微笑。

  「因为对方分心了吧……」

  「那些人都很弱呢。这里该不会只有小兵吧?一口气把他们剷除吧。」
  「拉丝帕丝能潜入地底深处嘛。」

  穿着金属蓝色低胸套装的女性──布鲁克乔姆则是劝谏说道。

  「之前那名眼镜女性敌人可是很强的喔,或许还会有其他坚强敌人,而且,在尚未摸清基地内部情况下,展开总攻击是相当危险的。」

  「只要调查就行了吧。」

  「所以必须选定某个特定入口,DEMONIA可能想让我们以为他们很弱,所以派出来的人手,都是更加弱小的。」

  「这会不会想太多了?那些人几乎都是笨蛋啊。」

  粉红色警官提出反对意见。

  「我们之前或许都是找到伪装入口,一旦发现真正入口、走进去的话,肯定会有强者等在那里的。」

  「我认为敌人没有这么强。」

  「我是慎重行动类型的,再试着找找看吧。」

  布鲁克乔姆提出安全方案。

             上午七点十五分──

  一间木造三层楼建筑,正被早晨阳光晒着,修道生们早上就在这间宿舍里面。
  庸把写着『浊川庸』的名牌反转,走出宿舍,抱着书包跨上生鏽的脚踏车,周围都是跟庸穿着同样灰色长袖衬衫和裤子,外表根本像是作业员,不像是个高中生。

  三年级生最先出发,庸则在后面跟上去,昨天被竹刀敲打的地方还很痛。
  但是,心情却很不错,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些事,下半身就一阵火热。

  (心情真好。)

  庸在脚踏车座垫上这么想着。

  就算现在,庸还会认为自己是作梦。没想到竟然只要用球打到标靶,就能揉到艾森娜赫长官的胸部……女人高潮是那种模样啊,胸部很敏感……

  可以的话,真想揉到没有衣服阻隔的乳房,但那是不被允许的。如果是揉胸男的话,能不能品尝那对乳房的味道?或许就连乳交都能做吧?

  GrosBarrire国际学院,十五分钟就能抵达,把脚踏车停在没有遮雨棚的停车场,在特别生停车场前面整齐列队。

  人数共有十八名,大家都是穿着跟庸一样的工作员衣服,老实说不太好看,但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上午七点四十五分,首先出现是白色的LEXUS轿车,下车的人,是二年级白金班?真王寺诗鹤,有着一头相当美丽的流顺黑发,那件深蓝色的西装上衣,可以看到胸部高高挺起。

  虽然不是爆乳,也称得上是巨乳了。但是,一定有很多发育跟她一样好的女孩子吧。

  一名矮小修道生接过书包,两人一起走进特别生专用玄关,然后很快有一台黑色轿车开过来,三年级学生连忙过去把车门打开。

  一名外表很像是流行明星的茶色短发男学生,把书包丢给修道生,却没接到。
  「搞什么鬼啊,杂碎。」

  茶色短发男学生吐了口水,走进特别生专用玄关,三年级学生捡起书包追上去。

  突然听到很有存在感的引擎声,庸回过头去,一辆气质截然不同的低底盘红色轿车,像是F1赛车那样的流线型车体──红色法拉利,引擎发出嗡嗡声的车子很快抵达了。

  坐在这辆高级轿车副驾驶座的,是一名爆乳少女。制服里面的胸部,彷彿火箭那般高高竖起,一对跟橄榄球没两样的乳房,在胸口前面垂直往前挺立,随时都会撑破衣服似的。

  具有压倒性魄力的媚惑乳房。因为胸部实在太有存在感的,导致衣服相当紧绷,钮扣也像是快要弹走,缝隙间似乎可以窥见那片粉嫩肌肤。

  (今天也看到了。)

  庸在心里暗自握拳,打开法拉利跑车的鸥翼车门,他第一次当见这种车门时,还不知道怎么打开。

  把车门像是海鸥展翅那样往上拉开,里面出现一名金发少女,那是货真价实、纯天然的金发,而且还是大美人。

  那并不是僵硬冰冷的美,一双美丽蓝色眼珠,鼻樑线条优美高雅,是相当工整的五官。虽然跟庸同年,气质感觉却像是二十岁了。这种美艳气质跟少女相当搭配,散发出成熟女性才能具备的性感气息。

  她是庸的主人,克萝莉榭?罗斯威尔,身上穿着只有特别生才能拥有的深蓝色西装上衣,那并非是天空蓝,而是彷彿地中海一般的鲜艳蓝色,与优等生的紫色截然不同,相当美丽的深蓝色。胸口装饰红色和金色的纹章。

  裙子边缘和西装上衣边缘,都有加上金色刺绣,避免让整套衣服都是单调深蓝色,加上了一番功夫。

  包含皮鞋在内,全部都附上有名设计师的商标,肯定超过两百万圆,据说她赞助学校的金额就超过五千万圆。

  特别生──是这间学校的王侯贵族。那些因为家庭因素导致无法升学的修道生,只能远远仰望,替他们付清所有学费和生活费的的崇高之人。

  ノブレス?オブリージュ。

  高贵之人的义务。

  据说以前英国的高贵族群,有着这般义务,在社会上获得成功的人士,必须把福祉用来回馈社会的弱势群众。

  每名特别生,都有一名修道生负责照顾。对於这名修道生来说,特别生就是施予他们生存权利的主人。

  庸抱着书包从法拉利跑车旁边退开,留有一头鲜艳金发的克萝莉榭,走进特别生专用玄关。庸抱着书包从后追上去,克萝莉榭轻轻坐在椅子上,伸出双腿。
  这是要帮忙她脱鞋的沉默要求,庸乖乖替她脱下鞋子,这双皮鞋是特别订做的吧,价格肯定超过十万圆。

  克萝莉榭换上室内鞋后,站起身来踏出清爽脚步,庸则是像个小姓那般拿着东西跟上去。

  一般生和优等生,探头探脑看着庸──『啊,这傢伙,就是修道生啊』──大概是这种感觉。

  途中,庸跟同一所国中出来的胖子擦身而过,就是一起出现在签名会上的男生,他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奸笑。

  「哟,搬运工。」

  说出这种嘲笑言词,接着哈哈大笑。

  克萝莉榭停在教室前方,庸打开一年青铜班的门,克萝莉榭先走进去,庸从后跟着。

  教室后面有着高度区别,划分成三种座位。最前面是三人一排的位子,那里坐有穿着一般制服和裙子的学生──一般生。

  后面的教室中间部分,则是80公分X60公分的宽广单人座位,上面坐有穿着紫色水手服、身上别有名牌的学生──优等生。除了入学测验在前五名之外,还必须捐赠学校五百万圆以上,才能有这个名分。

  然后是教室最后面的最上层,放着长度将近两公尺的两张L型桌子,这当然是电脑专用的LAN标准配备,椅子则是价值十万圆以上的人体工学椅。

  这是特别生的座位。

  特别生的桌子角落,有张摺叠起来的椅子。那张还没摊开来的摺叠椅,靠在桌子旁边。

  那是庸这类修道生的座位。椅子和桌子都像是实行阶级制度,特别生是王侯贵族,优等生是婆罗门,一般生是庶民,修道生则是奴隶。

  修道生是阶级制度下的最底层,擦黑板和打扫,通通都是修道生的工作。一般生、优等生、特别生,通通不必做这些杂务。而且修道生也不能使用食堂,午休时间都只能在走廊或校园里面吃些粗糙食物。

  优等生和一般生,视线看向庸──『啊,这傢伙就是班上最底层』──这种充满阶级歧视的视线。

  (学校是最底层,邪恶组织也在最底层,不过,在DEMONIA救星团或许还能碰到些好事,还有未来希望。)

  庸拿着书包走到教室最尾端。

  「浊川同学……」

  一名穿着白色制服和短裙、留有齐肩头发的女孩子,露出有点生硬的微笑,感觉像是很想表现开朗笑容,却中途失败的样子。

  她是一般生?圣露米娜。

  她有着让人心动的身体曲线,短裙下方可以看见健康双腿,腰围也相当纤细,而且白色衣服往前高高突出,把制服撑得尺寸缩小,布料和钮扣彷彿都被撑到极限了,那是一对饱满坚挺、很有质量的胸部。

  (胸部真大……应该有G罩杯吧……)

  庸和圣露米娜是同一所国中的同学,那个时候,圣露米娜的巨乳就很有名了,庸也曾经好几次在走廊上擦身而过时,偷偷盯着巨乳看。

  二年级、三年级,圣露米娜的胸部都一直成长,虽然去年两人同班,对话次数却能够数得出来。当然,庸并不知道她的胸部罩杯,只是脑袋会自动浮现那个谜样数字……

  「那个,今天有体育课呢。」

  「也是啊。」

  「而、而且好像是男女一起上课……」

  露米娜脸有点红了。

  (她该不会是担心这一点吧?)

  庸稍微思索,想起之前从学长那里听过的传闻。

  几年前,修道生曾经对一般生开口告白,女孩子则是回答『不可能和你这种修道生交往』。圣露米娜可能也是这样想吧。

  庸走到教室最后面后,把人体工学椅拉开,然后克萝莉榭想当然尔地直接坐下,接着庸把折叠椅打开。

  「你干麻擅自说话啊。」

  刚刚那个说『哟,搬运工。』的胖子瞪着庸,虽说他是个人,看起来却像头猪。

  他该不会是披着猪皮吧?至於身上的制服则是──一般生。

  「修道生没有获得许可,是不能随便张口讲话的,你知道吧?」

  胖子挂着白痴表情。

  「我可不在意喔。」

  克萝莉榭浮现轻松表情,轻轻拨着头发,金发顺势飘舞反射光芒。

  欧美人的发质相当纤细,直径只有日本人的三分之二,那跟染过的发色完全不同,就是轻盈而且柔软。

  「最好别纵容比较好喔,必须让这种人有所自觉,杂碎就该有杂碎模样。」
  对於猪头的话,克萝莉榭只是一笑置之。猪头一直盯着克萝莉榭看,肯定是看向那对成熟胸部吧。

  猪头朝克萝莉榭走近。

  「我应该说出您心里的话吧?您应该还不太习惯日本吧?拜託我会比较好啊。」
  用谄媚言语说着。

  「确实要有点自觉比较好呢,就像你这种杂碎。」

  克萝蒂亚直接打枪。庸笑了出来。这间教室最有权力的人,就是克萝莉榭。猪头只想尽快掌握住那对胸部……可能是这么想,不过少女本来就不会随便听从别人言语。

  庸准备坐到折叠椅上时。

  「你还没得到允许吧!」

  毫不在意克萝莉榭的回呛,猪头靠得越来越近。

  「你不是我的主人吧。」

  「可真敢说啊,如果你没有主人,就只是个连学校都进不来的寄生虫。」
  那一瞬间,教室完全静下来了。猪头张大眼睛。

  「那么,难道你也是自己付清所有学费吗?」

  庸顶了回去,猪头说不出话,表情愤怒扭曲,不甘心地狠狠瞪着庸,然后突然凑到他耳边说一句奇怪的话。

  「你有办法用南无球打中标靶再说,28号。」

  庸呆呆看着猪头。

  (为什么……这傢伙会知道……!?)

  在体育馆听取体育老师的讲解时,庸看向那个猪头,他一直盯着圣露米娜和克萝莉榭的胸部看。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是28号?)

  庸相当在意这一点。

  知道庸是28号的人,只有DEMONIA救星团的成员,猪头肯定也是DEMONIA救星团的一份子。

  庸想着,该不会是昨天的战斗员吧?

  昨天用竹刀打我的战斗员?或者,该不会是暗黑骑士?巴拉卡……不对,身材不太一样,不管哪个人都不像。

  同年级学生们站起身来。接着是男女两人一组,练习社交舞步。

  男女纷纷各自组成一组。大家身上,同样都是穿着体操服,所以感觉大家都是上着一样的体育课。不过,只有克萝莉榭的体育服布料截然不同,肯定是在国外特别订做的吧。

  而且,克萝莉亚的舞伴就是庸。就算少女穿着体育服,还是能清楚看见拥有庞大份量的胸部。庸下意识想起昨天和暗黑骑士?艾森娜赫的经过,能否对克萝莉榭一样做那些事情呢……嘛,反正只是妄想而已。

  「你会跳舞吗?」

  这是庸和克萝莉榭面对面,首先听到的话。

  「只会跳一些粗俗舞步而已。」

  克萝莉榭歪着头。

  「粗俗舞步是指?」

  「这就是说,我没有那种修养。」

  庸装得很冷淡。

  一开始听从教师指示,男女先离开複习之前所学,ONE、TWO、THREE,ONE、TWO、THREE,依照教师掌声踏出华尔滋舞步。

  庸依照脑中记忆的三拍子,自然踏出舞步,接着换边,换了九十度后再次ONE、TWO、THREE,ONE、TWO、THREE,嗯,没问题。
  只有猪头一人不太行,比其他人还迟钝,只有说些蠢话比较擅长,对风雅之道根本不行。

  结束複习之后,庸跟同伴面对面,接着就是跟同伴靠着身体练习跳舞了。
  克萝莉榭朝庸伸出手,庸轻轻举起那只手,然后向克萝莉榭靠近,急速靠近那对胸部。

  (还差一点就能碰到了……!)

  那对胸部肯定是软绵绵的,如果能够不小心碰到的话……庸有着这种期待。
  「那么,开始吧!ONE、TWO、THREE!ONE、TWO、THREE!」

  教师拍着手掌,大家跟着节拍踏出舞步,庸则是很快就乱套了。

  一开始三步,庸先前进,下三步庸则要后退,接着后三步又要往前进,身体下意识打结了。

  克萝莉榭皱起眉头。

  (糟糕糟糕!要快点调整!)

  虽然庸这么想,但是舞步乱掉之后可没这么容易调整,不只无法自然跟上前进节拍,只能直线往前走,后退时又会搞错方向。

  克萝莉榭表情越来越难看。

  接着就是再次身体方向更换九十度了。庸忘记要更换方向,克萝莉榭身体往右靠,庸却往前进了。

  克萝莉榭明显浮现很不高兴的表情。

  「虽然跟主人跳舞时允许无礼,但这只会显示出你的无能。」

  克萝莉榭举手叫住教师。

  「我要换舞伴,我不想和不会跳舞的人一组。」

  毫不留情的发言。

  教师有点愣住,但最后还是听从克萝莉榭的话,年级第一名的男生换成克萝莉榭舞伴,庸的舞伴则是变成圣露米亚。

  「如果踩到脚的话,先说声对不起呢。」

  圣露米亚有点害羞。

  (这样也很幸运啊!)

  庸和圣露米亚身体互相靠近,双手交握。

  ONE、TWO、THREE,ONE、TWO、THREE。跟随教师掌声踏出舞步。庸前进,露米亚也同样前进,胸部不自觉靠在一起。

  软绵绵?

  瞬间传来舒服触感。

  (好、好大……!)

  就是期待这种意外。

  「对、对不起。」

  「啊,不会不会……继续吧。」

  庸再次前进,露米亚跟着前进,乳房再次碰到了?

  (好大……!)

  「对不起……」

  露米亚脸红了。

  「重新调整节拍吧,我往前,圣同学请往后。」

  「好的。」

  庸负责带头,开始自然跳起舞蹈,庸前进,露米亚后退,庸转身,露米亚前进,庸往左边更换角度,露米亚则是后退。

  果然弄错了。就跟克萝莉榭跳舞时一样。

  「对不起。」

  「我刚刚那样难怪会生气。」

  再度重新调整华尔滋节拍,这次时间则是成功对上了。

  前进,后退,前进,后退。更换角度。再前进三步,后退三步,前进三步,后退三步,往左边转九十度,更换角度。

  露米亚满脸通红。

  (结果变好了。)

  接着前进、后退、前进、后退,这样不断重複. 女教师声音传了过来,这个时候,有人在庸的背后拍了一下。

  意料之外的冲击,让庸煞不住车,露米亚也摇摇晃晃,庸倒了下去,露米亚的巨乳,直接被庸的胸口压住了。

  软绵绵?

  同时,庸后脑杓传出沉重声响。

  (好痛……!)

  庸回头过去,发现克萝莉榭用轻蔑眼神瞪着他,庸和露米亚这组,不知不觉和克萝莉榭那组撞在一起了。

               放学后──

  等到克萝莉榭坐进法拉利车上后,把书包交给她,关上红色鸥翼车门。克萝莉榭没说一句话,就直接要法拉利开走,看来还在生气吧。

  《你最好还是别跳华尔滋了。》

  庸想起体育课后,下节课开始之前,克萝莉榭对他说的话,自己也想跳得更好一点啊……庸抓着头思索,少女或许对跳舞很有经验,庸却只是第二次跳这支舞,但就算对方这么想也没办法,毕竟克萝莉榭是个大小姐,自己只是个外人。
  他和三年级学长对上眼。

  「最好还是别对主人说什么,因为我们都跟孩子一样没有力量啊。」

  回到教室之后,等着庸的,是划上红色、白色、黄色、蓝色,整个被涂满的黑板。猪头他们坐在教室前排,脸上挂着奸笑。为了增加庸的工作,他们还真是勤劳啊。

  庸默默擦着黑板,打扫地板,用抹布仔细擦拭。在DEMONIA救星团是负责擦地,在学院也是负责擦地。庸的高中生活,感觉都被打扫佔满了。

  把地板擦乾净后,庸开始擦拭窗户,渐渐流汗了。接着开始擦桌子,三人一张的一般学生桌子,优等生的桌子,最后是特别生的桌子。光是这样擦拭就能知道,桌子材质完全不同。这不是夹层木板,而是整块木头作成的。庸听见笑声之后抬起头,看到黑板又出现文字了。

  《浊川庸是寄生虫!就算人消失了,也不会有朋友替他难过……》

  对於胖子这样特地写出名字,庸还真是佩服。

  不,肯定是胖子以外的人吧。胖子不太会写汉字,不过他倒是像『足球小将翼』那样哈哈大笑,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庸默默拿起板擦。

  「我知道喔,你的父母都逃走了。」

  猪头说道。

  「你家那间咖啡厅已经倒店了,咖啡难喝透顶啊。」

  庸没有回答。

  「喂,回句话啊,没听到别人问你吗!」

  「你是小孩吗?」

  「你说什么!?」

  猪头抓住庸的衣领。

  拳头会招呼过来吗?这种状况下应该不会踢我。怎么办?要先下手反击?不过,修道生一旦出现纠纷,就会直接被退学的。

  庸还在思索时,他和猪头的手机都响起简讯声音。

  (集合!?)

  庸看着手机,猪头看着智慧型手机,脸色同时发生变化。

  《立刻过来基地!勤劳是种美德。》

  今天也要到地下工厂劳动啊,又只是工作而已。

  庸收起手机,猪头也把智慧型手机放进口袋。

  「今天就放过你。」

  「集合了?」

  「你没必要知道。」

  猪头呛出一句话,然后跟同伴一起离开教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